首頁 > 新聞動態 > 公司動態

    是誰說充電樁企業沒有春天?

    2019-05-27發布者: 是誰說充電樁企業沒有春天?

    2014年,被國家網絡壟斷了五年的電動汽車充電市場完全放開,允許社會資本與國家網絡競爭。
    中國國家電網表示,開放充電市場完全是出于發展新能源汽車產業的需要,涉及到更多有識之人士建立充電網絡。
    當時,國家網絡還發布了一份評估報告:
    全面自由化后,市場年均增長一百三十億元,到2020年,市場規模將達到二千億元,推動gdp增長七千八百億元。
    與公眾分享千億量級的“大蛋糕”,業界都為國家網絡的慷慨舉動喝彩:這是大企業應該有的風度。
    于是,聽國電畫的“大蛋糕”的首都,一個接一個地用真正的金銀進入充電領域,所以就出現了很多新能源公司了。
    為了搶占市場,充電樁企業在國內的樁基建設上投入了大量資金。今年,充電樁的概念飆升。
    然而,在接下來的幾年里,充電樁企業的日子并沒有他們想象的那么好。投資巨大,但回報卻遙不可及。想要發財的投資者突然發現:
    “充電樁企業燒錢的地位越來越像一家新汽車公司?!?br /> 今年初,中國充電聯盟主席在2019年中國充電聯盟工作會議上承認,充電基礎設施商業化運營已近十年,但到目前為止,充電樁運營商都沒有盈利。
    現在回顧一下,當全國網絡開放收費市場時,我不知道世界究竟是真的在想,還是自己一直無法堅持。
    1.2018年,是充電樁企業非常困難的一年。
    根據中國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促進聯盟發布的數據,2018年充電基礎設施增加33.1萬輛,比2017年增加24.2萬輛高出36.8%。截至2018年底,我國充電基礎設施累計裝機77.7萬臺,同比增長74.2%。
    出乎意料的是,到2017年,融資失敗所帶來的一系列問題開始出現,直接影響到充電樁布局中的電豐富綠色能源的進一步擴大。
    對于解散的原因,企業表示,由于研發資金投入過多,未能及時轉化為效益;由于融資方式不當,公司的經營財務成本過高。

    這些已經倒閉或瀕臨崩潰的企業,大多是盲目擴張造成的資金鏈斷裂所致。收費樁具有基礎設施的性質,投資巨大,回收期長,已成為業界的共識。


    目前,充電樁運營的主要利潤來自三個方面:服務收費、電價差異和增值服務。電費和服務費是大多數運營商賺錢的基本方式。

    按平均市場價格計算,慢速收費公共充電樁的平均成本為2萬元,快速充電樁的成本在100000元至200000元之間,再加上土地使用費、基礎設施、配電設施、運營成本等。單靠電價和收費服務的差額,短期內幾乎不可能盈利。


    2。當沒有風雨的時候,誰能讓云層向月亮敞開

    目前,充電樁的資本投資比過去要謹慎得多。過去兩年倒閉的樁子公司,大多因多年虧損而對投資者失去信心,因而未能獲得持續的融資。

    充電站

    在收費經營領域,投資者在投資前看規模,投資后看效益。然而,收費樁企業的經營周期規模越大,損失越大。

    對于充電樁的經營者來說,樁數越多,運營成本越高,企業的投資就不能通過固定收益得到回報。如果回報周期太長,投資者很容易失去耐心,也很難再有興趣在上面花錢。


    目前,充電樁行業已由過去幾年的投資熱潮轉向理性投資。許多最初進入的中小企業由于缺乏資本實力,在市場競爭中逐漸被淘汰,資本充裕的企業往往能在這一階段生存下來。


    2019年,各大充電樁公司的成績單得到了改進。
    據中國充電聯盟介紹,目前國內充電樁市場已形成競爭態勢。

    雖然絕大多數樁企仍在虧損,但規模效應的效益逐漸縮小了收費樁運營商的損失。這個特別電話已經開始盈利了。明星收費還表示,虧損即將轉化為盈利。


    3。不久前,中國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促進聯盟預測2019年充電樁的建設。
    在2019年,預計將增加480,000座私人裝藥堆和120,000座公共裝藥堆。預計到2019年底,公共收費基礎設施將達到45萬個,私人收費基礎設施將超過95萬個,持有單位總數將達到140萬個左右。樁比將提高到約3.2:1水平。

    顯然,充電和更換操作的市場空間仍然很大。政府一級也開始傾向于這方面的補貼。


    目前,已有30多個省市出臺收費設施建設補貼政策,補貼高達設施投資的30%,最高補貼金額為500萬元。

    許多地方政府也引入了相應的機制,如:鼓勵個人在自己的停車位建立自己的充電樁,并為每個新的充電樁補貼600元;對于非政府機構和公共機構購買符合條件的新能源汽車,按60%的中央補貼給予當地補貼。


    除財政補貼外,政府還將加強有關部門之間的統籌協調,解決建設用地收費、用電、分配儲備、燃油車占用、經營利潤困難等共性問題。

    充電站

    當然,由于融資困難和經營投資的增加,收費樁企業不能依靠政策補貼“輸血”,也有自己的“造血”能力去尋求外部收費業務的利潤。


    許多公司也在尋找在收費業務之外賺錢的方法,如廣告、保險、金融、汽車銷售、汽車租賃和汽車行業的大數據。

    根據發改委2020年公布的480萬根分散收費樁的估算,如果每個收費樁能獲得200元/年的廣告收入,到2020年分散收費樁的廣告市場規模將達到10億元。


    對于大多數運營商而言,樁廣告是最簡單的盈利模式。通過在充電樁上安裝LCD屏幕或廣告燈箱,實現了廣告收入,但這需要一定數量的充電樁和足夠的用戶資源。


    充電樁保險業務是國家電網嘗試的第一種模式。國家電網通過與保險業的合作,通過贈送充電樁保險,保障客戶的充電安全。
    為了嘗試銷售這款車,國家電網推出了“國家網絡商城”,其中包括銷售電動汽車。特別呼叫開發了“特別車”應用,以實現汽車銷售、租車和分時通話等工業擴展。
    但是目前來看,充電業務仍舊是運營企業的盈利關鍵。
  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客服